Image copyright NASA Image caption 在國際空間站(ISS)工作的三名宇航員

新冠肺炎全球蔓延之際,在國際空間站(ISS)工作的三名宇航員任務完成凖備回家,結果發現地球跟他們出發前已經大不相同。這前後也就幾個月時間。

4月17日格林尼治時間早晨05:16,他們的著陸艙返回地球。打開艙門,外面等候的人都戴著口罩。他們事先已經經過嚴格隔離,出發搜尋返航著陸艙之前剛剛做了病毒檢測,確保沒有感染風險。

著陸艙裏離開地球時間最長的是美國宇航員安德魯·摩根(Andrew Morgan),2019年7月上空間站,另二位是美國宇航員傑西卡·梅厄(Jessica Meir)和俄羅斯宇航員奧列格·斯克利波奇卡(Oleg Skrypochka),9月離開地球。

摩根在太空272天,梅厄和斯克利波奇卡205天。他們事先已經得到通知,知道地球上正鬧新冠疫情。

正常情況下,返回地球的宇航員會被地面迎接團隊送到最近的機場,從那裏乘飛機回家。但現在哈薩克斯坦全國處於緊急狀況,大部分機場都已關閉。

  •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對心理健康的深遠影響
  • 連續一百多天無日光的生活怎麼過
  • 肺炎疫情:居家隔離如何改變我們的工作規律
Image copyright EPA Image caption 美國宇航員梅厄2019年9月出發去國際空間站,2020年4月17日返回地球,趕上新冠疫情,發現了很多新情況
Image copyright NASA Image caption 梅厄覺得在太空「隔離」比在地球隔離更容易

因此,斯克利波奇卡被送到仍正常運作的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Baikonur),從那裏返回俄國。這個發射場目前由俄國租用。梅厄和摩根則被汽車送到發射場東南方向3小時車程的克孜勒奧爾達州,從那裏被美國宇航局的飛機接回美國。

通常從空間站返回地球後,宇航員需參加一個特殊康復項目,大約數周時間,幫助他們在長時間處於失重環境之後重新適應地球引力。

這次的康復項目又多了一項內容 — 防止感染新冠病毒。

接替他們的團隊,兩名俄羅斯宇航員和一名美國宇航員,4月9日從地球飛往國際空間站,出發前曾隔離一個半月,接受最嚴格的防疫,以免把病毒帶進空間站。

國際空間站是美國、俄國、日本、加拿大和歐洲宇航局的合作項目,1998年開始在繞地球軌道上運行。

Image copyright PA Media Image caption 海倫·沙曼(Helen Sharman)是進入太空的第一位英國人,登上和平號空間站的第一位女性,1991年5月和前蘇聯宇航員一起在和平號上工作了8天。(資料圖片) 似曾相識的感覺

梅厄在返航前的一次視頻採訪中說,從太空俯瞰,藍色的星球靜好如初,所以地球上正在發生的一切令人難以置信,很魔幻。

得知防疫隔離意味著他們回到地球後將不能很快擁抱分別數月的親友,梅厄覺得那將是個艱巨的挑戰。

返航之前,她覺得在地球上隔離應該比在空間站更覺得孤獨。因為在太空時刻都忙著執行各種激動人心的任務,從來不會覺得孤獨。

遠離人群的獨處經歷對宇航員來說完全不陌生。在梅厄之前,英國第一位上太空的女宇航員海倫·沙曼(Helen Sharman)就很熟悉隔離獨處的滋味。

和梅厄不同,沙曼博士覺得現在通信和社交媒體比當年發達得多,有那麼多與人溝通、聯絡的方式和工具,隔離獨處應該比那時容易。

現在56歲的沙曼博士在倫敦帝國理工大學工作。新冠疫情爆發,她和大家一樣在家隔離,又找回了30年前的一些感覺。

  • 新技術高清重現50年前險象環生的阿波羅登月之旅
  • 阿波羅計劃中和食物相關的一組數字
  • 阿波羅登月50週年:和火箭相關的五個數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沙曼(Helen Sharman,左一)和兩名前蘇聯宇航員一起參加了18個月的訓練和凖備。她是進入太空的第一位英國人。 多想想能做什麼

她說,看星星、跟親友視頻通話、想象自己的未來,做做白日夢,這些都有助於打發隔離的時光。

最重要的是多想想在隔離的環境下有哪些是能做的,別多想不能做什麼。

當然,宇航員在太空的隔離跟防疫居家隔離有所不同,但不能隨意出門這一點是相同的。

1991年,沙曼成為第一個登上和平號空間站的女科學家時,通信設備只有無線電,連衛星電話、電子郵件都沒有,更不用說視頻通話了。

她在和平號空間站(Mir)工作了8天,出發前曾在位於俄羅斯首都莫斯科郊區的星城(Star City)宇航員培訓中心度過了18個月,為太空任務做凖備。

「現在條件那麼好,就得充分利用這些交流工具,」她說。

Image copyright Thomas Angus,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Image caption 沙曼博士(Helen Sharman)1991年登上和平號空間站與俄國同行共事8天,現就職於倫敦帝國理工大學 給自己找事做

居家隔離,尤其是無所事事的情況下,心理容易失衡。

沙曼的建議是找些能夠讓自己覺得有用的事情做,比如做義工。不一定非得出門,有些可以在家完成,比如在線朗讀,電話交談等。

平時工作忙沒時間,現在有了大把時間,如果以前沒有經驗,正好可以嘗試。

另一件往常沒時間現在可以做的是更細緻地觀察周圍,比如看星星月亮,收拾園子裏的花草樹木,眺望馬路對過的樹枝。

舉頭望明月,沙曼博士說,是一個跟親友心靈溝通的時刻,無論身處何方,大家望著的是同一個月亮。

當年她在太空時低頭看星星、月亮和雲彩,現在是抬頭看,但低頭抬頭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和親友看到的是同樣的星星、月亮和雲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天涯共此時。 尊重和忍讓

跟家裏人一起居家隔離,不會完全孤獨,但也免不了多了摩擦和矛盾的機會。

沙曼說,這就需要更多相互尊重和忍讓。無論是父母子女、兄弟姐妹,都一樣。

天上地下、太空地球,也都一樣。

她在空間站時,同事們一樣各有各的性格、喜怒哀樂,需要分擔清理排洩物和更換空氣過濾器之類的雜務。這就需要公平合理的安排和相互理解、謙讓和尊重。

根據空間站的作息時間安排,沙曼建議居家隔離期間可以考慮制定一個日常活動時間表,讓隔離的日子變得較有樂趣和色彩。

在空間站有固定的時間看天發呆、讀書、看電影,在地球居家隔離時也完全可以做到,而且許多平時想做而沒有時間做的事,現在時機正好。

當然,平時總有借口拖延的事,現在也少了個重要的拖延理由。

Image copyright NASA Image caption 去國際空間站工作的宇航員4月9日出發前曾隔離1個半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