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caption 位于喀山市中心的克里姆林宫是鞑靼人城堡遗址(摄影:子川)

俄罗斯历史文化名城喀山市是鞑靼斯坦自治共和国的首府。鞑靼斯坦共和国位于伏尔加河流域,面积6.8万平方公里,境内蕴含丰富的石油,天然气,森林,土壤以及水资源。

在鞑靼族人口超过一半的鞑靼斯坦,化工和石油化学工业、机器制造工业、农业联合企业发达,是全俄一些产品的主要供应地—聚苯乙烯和聚乙烯和聚乙烯产量占全国一半以上,汽车轮胎和卡车产量占全国三分之一,合成橡胶产量占全国近一半。

鞑靼斯坦共和国境内设有一些经济特区和工业园区,近年来愈加重视与海外的经贸关系,努力吸引外资,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

BBC中文网记者在坦鞑靼斯坦共和国投资发展署专访署长塔里亚·米努力娜(Taliya Minullina)。她介绍:“鞑靼斯坦与中国企业互相都非常友好,在中俄政治关系良好的背景下,我与中国公司在一些展会活动上有数十乃至上百次谈判,讨论潜在项目”。

在诸多项目中,中国著名家电企业海尔集团今年上半年正式与鞑靼斯坦卡马工业园签署协议,面向俄罗斯市场在当地自主建设工厂,成为第一家这样做的中国企业。

Image caption 海尔集团在俄罗斯及独联体国家业务负责人孙振华

海尔集团在俄罗斯及独联体国家业务负责人孙振华对BBC中文网解释了投资当地的原因:“我们本来就有这样的一个计划,俄罗斯是海尔的一个重要市场;当时我们通过对几个地区的考察,比较以后觉得鞑靼斯坦的整个投资环境和政策方面都比较好,税收比较稳定、商业环境比较透明,所以就选择了鞑靼斯坦”。

孙振华说,在俄罗斯80多个州级区域中,鞑靼斯坦共和国在招商引资方面名列全国的前列,而该国在这个领域真正有一些不错成绩的可能也只有4,5个地区。鞑靼斯坦的一个经济特区到现在已经有10年的历史。当地还有包括美国、欧洲的大公司,有汽车企业等等。

“我们考虑的不仅是政策本身,还必须关注政策实施的长度、连续性和稳定性,包括政府管理层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从这些层面来看,海尔对鞑靼斯坦有一个比较乐观的判断。”

“鞑靼斯坦共和国的地理位置不错,在俄罗斯的人口中心位置,在这里生产的冰箱能够非常便利地运往俄国其它地区乃至中亚国家销售;我们希望能够在俄国市场有一个突破,目前看来前景很好“,他说。

Image caption 鞑靼斯坦共和国投资发展署署长米努力娜(摄影:子川)

鞑靼斯坦共和国投资发展署署长塔里亚·米努力娜回忆:“海尔从2011年起开始与我们展开谈判,这个过程持续了3年,最后成功;我认为,用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中国人非常注重细节,他们需要事无巨细了解清楚情况”。

“海尔用了很长时间了解俄国相关法律,在全俄各地做了大规模研究,最后他们选择了我们,我认为这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鞑靼斯坦在全俄各州投资环境排名中名列前茅—我们有现成的工程基础设施,有经济特区、工业园区,有针对投资者的优惠税收政策,还有相应的人事政策,外来企业可以在专门的人才培训中心培训本地申请者,然后聘用他们。”

孙振华透露,海尔也曾考虑过与鞑靼斯坦当地一家冰箱生产厂家开办合资工厂,起初的目的是和当地合作伙伴一起把运营做得细,而且与当地政府的关系能够处理得更加融洽。

但后来通过各方面的论证后发现,潜在合作伙伴在财务方面的管理没有达到现代化的高水平,不够清晰,导致无法把冰箱业务的费用等问题单独拿出来讨论。“我们觉得对方在整体管理上达不到我们的要求,所以还是决定自己建立工厂。”

他介绍,海尔进驻鞑靼斯坦的谈判过程中“鞑靼斯坦政府思路很清晰,而且整个团队从上到下都非常支持这个项目,总统和投资发展署的官员都非常配合,反应也都很及时”。

Image caption 海尔在鞑靼斯坦的工厂正在筹备中

鞑靼斯坦共和国投资发展署署长米努力娜在谈到与海尔合作的感受时表示,双方不同的心态带来了不同的行事风格。“我觉得有意思的一点是,他们在建立商业关系的同时试着与我们建立友好关系。”

“他们特别看重合作方的个人态度,比如,我愿意用多少时间与他们接触;所以,如果你不够感兴趣或者不够开放透明,他们可能不会选择与你合作;我本人和投资发展署,还有鞑靼斯坦共和国总统明尼哈诺夫都尽了最大努力,总统有时与投资者们见面,光是与海尔代表的会议就有十多次”,她说。

据了解,海尔整个进驻过程比较复杂,厂房是租赁的,从签订协议到交付厂房用了5个月左右。目前海尔正在对厂房进行内部改造,办公人员逐步进驻,设备开始准备进厂,计划明年4月正式开工生产冰箱。

孙振华说:“冰箱投入生产之后,下一步的计划是洗衣机;如果能够实现年产冰箱25万台,那在俄国市场占有率将占到5%,这是中期目标,长期计划至少达到10%”。

尽管海尔已经就在鞑靼斯坦建厂确立非常具体的规划,但对卢布汇率的波动和俄国经济危机及其带来的影响仍有担忧,因为“是每天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孙振华告诉记者,应对方式有两个:“首先,当地化本身就是一个规避经济危机的手段,因为如果实现当地采购原材料,当地工人,当地生产,成本已经是以卢布计算,这样卢布波动对我们的影响会变小;其次,我们在市场价格方面也要进行调整”。

据了解,海尔目前正在规划原材料事宜,本地化应该会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至少50%。“技术和电子配件还是来自中国,不可能百分之百本地化,但那些体积比较大的配件都要在当地生产”,孙振华解释。

Image caption 喀山联邦大学工程学院副院长尼尔·卡沙波夫(摄影:子川)

在研发方面,海尔非常注重与喀山联邦大学之间的交流—“在本地化过程中,有一些原材料需要和大学一起研究,对其进行测试,联合当地工厂和大学一道开发项目,因为有些供应商不是现有的,需要和他们合作”。

BBC中文网在喀山联邦大学采访了该校工程学院副院长尼尔·卡沙波夫(Nail Kashapov)教授。他介绍,学校与一些中国高校和公司有合作,该校教师代表团今年曾到中国,访问了一些企业,而合作最多的海尔已经在喀山联邦大学设立实验室,他们的一些工程师也在学校接受培训。

卡沙波夫表示,与海尔的合作分为三步,第一步是培训工作人员(俄国人),第二步增加工人对海尔的了解,第三步是研发—中国与俄国在生产方面有很多不同,需要对机器设备进行调整。

很多人会担心,中俄人员之间的语言问题会成为合作的障碍,就此,卡沙波夫解释:“我校有孔子学院,我们也在努力提高自身汉语水平,但其实双方经常用英语交流,尤其谈到技术层面的内容,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认知,很容易彼此理解”。

据了解,目前喀山联邦大学工程学院还没有中国学生,校方希望与海尔的合作能够吸引中国学生申请来学习,该院也在试着准备开设英文课程。

Image caption 海尔在鞑靼斯坦共和国卡马工业园的厂房

海尔在俄国业务负责人孙振华表示,到目前为止在喀山联邦大学的实验室是以初步测试为主,因为需要对本地人员做一些培训。

“语言应该不是大的问题,我们也会多培养俄语人才;目前只是有实验室,而后期我们会扩大合作,可能体现在大学生人才的培养方面,还有涉及冰箱生产的材料研究方面的合作,但这些需要一个讨论细节的过程。”

海尔已经在鞑靼斯坦招聘了17位俄罗斯工程师,他们正在中国总部接受培训,熟悉海尔的生产工艺,质量体系管控等等。

“因为要实现明年4月份顺利投产,生产的稳定性、生产效率的保障都需要熟练的核心岗位人才,所以正在就此对他们进行培训,以确保产品从质量和效率上都能够达到总部的要求。”

鞑靼斯坦共和国投资发展署署长米努力娜介绍,今年另一家大型中国企业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来到鞑靼斯坦,参与“碳酸铵综合体”项目,即参与建设生产无机肥料门捷列夫斯综合工程。

“我10月份与总统一道前往四川成都和黑龙江哈尔滨,我们在哈尔滨中俄博览会上有一个很大的展台,喀山也是明年博览会主办城市候选者之一;我们在博览会上与中国精功国际集团签署了成立农业投资基金的协议,这一协议中,来自中国的投资占90%,鞑靼斯坦投资占10%,该基金将为鞑靼斯坦农业相关项目提供资金”,她说。

Image caption 中国土人景观与俄罗斯Map Architects联合方案今年在喀山市卡班湖沿岸景观系统发展概念规划竞赛中标,将沿湖建造一个连续的景观系统。(摄影:子川)

米努力娜强调,不仅来自中国的投资,所有国家的投资对鞑靼斯坦来说都非常重要,因为投资会衍生税收,更重要的是为人民创造就业岗位。“我确信,中国企业在鞑靼斯坦能够生产高质量产品,对当地人民来说有很大益处。”

尽管如此,她认为与中国方面有交流障碍,有兴趣来投资的企业并不足够了解这边的所有机会。“鞑靼斯坦境内有经济特区和一批工业园区,也有配套的税收优惠政策,如果中国企业早些了解这些情况,可能会更早来这边投资。”

鞑靼斯坦投资发展署设计了一个特别的投资网站,并正在将其翻译成中文,明年年初上线。“我还雇佣了几位懂中文的员工,并且数量还在增加。”

米努力娜认为,鞑靼斯坦民众可以通过购买中国产品的方式对中国投资投赞成票。“因为我确信,如果产品质量良好,价格也有竞争力,人们就会;所以鞑靼斯坦人推动双方经贸关系最好的方式就是做正确的决定,使用中国企业的产品和服务”。

(责编: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