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湾的眷村旧楼。台湾眷村的改建是政府收回原先眷村的土地,然后兴建高层住宅,再配售给眷村住户。

眷村是许多台湾人的共同记忆,但是为什么这次台湾眷村改建的住宅会成为争议的焦点?

眷村的故事要从1949年国民政府败退台湾讲起,大约上百万的军人及其眷属到了台湾,如何安置成了政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眷村的由来

政府利用“接收日产”得来的土地开始兴建相当简陋、居住面积也很狭小的房舍,通常都取名为“XX新村”或者按照兴建的次序而出现“XX一村”、“XX二村”等等的眷村。

1956年,蒋介石的妻子宋美龄通过其带领的中华妇女反共联合会,向海外华侨募捐,开始兴建相对较为良好的住宅安置军眷,这类的眷村通常冠以“妇联”为名。

早期的眷村,以竹篱笆与外界相隔,八十年代台湾曾拍摄了一部以眷村为故事背景的“竹篱笆外的春天”,那种家家户户彼此认识、从巷子口走到巷子尾就吃饱饭的情景,至今仍是许多台湾眷村子弟的美好回忆。

稍微晚期,有些“村子”用水泥砖墙分隔内外,墙上蓝圆底白色楷书的“反攻大陆”、“消灭共匪”、“保密防谍”等等口号到现在还是鲜活地印在眷村子弟的脑海中。

当年兴建的眷村简陋,许多住户自行增建,在公权力无法管理国防部属下单位的年代,眷村就被指享有“置外法权”(置身法律之外之意)。

改建的由来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台湾的彩虹眷村,成了传统的回忆。

眷村在私自改建之下,巷道狭窄,住宅破败、房舍老化,故而到了90年代,当局和有关部门开始拆迁重建,将老旧眷村改建为大楼式住宅。

这也衍生出了一个问题,就是改建之后的住宅,原先的住户必须负担相当比例的款项,但是有相当一部分的原住户无法一次付出应该负担的金额,而这笔款项也因为非完成房舍,所以不能向银行贷款。

故而有些起初得到配售权的住户,就将权利转让,通过掮客出售换取现金,后来主办眷村重建的国防部被监察院纠正,随后修改规定将权利转让设下时限,五年内除了继承之外不能出售、质押、转让。

不过有不愿具名的房地产仲介向BBC中文网表示,由于底价远低于民间兴建的住宅,而且很多眷村改建的住宅地点是位于如今视为精华区的地段,因此还是有买家愿意与住户签署五年转让同意书,也就是说,先付钱,但是五年之后才将房舍过户。

仲介说,这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是从过往的民事审判来讲,大多的判决是有利于买家,因此还出现了专门仲介买卖这种所谓“军宅”的地产商。

而当年为改建眷村而特别设立的基金,也出现严重亏损,招致在野党立法委员的批评,抨击眷村的改建,成了高官和“有办法人士”的赚钱管道。

也有媒体指出,原先是所谓“立意良善”要照顾台湾称为荣民的退伍军人及其眷属的政策,却让他们成为了“被剥削”的对象。

居住正义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些眷村已成旅游点,但现在面临改建。

在被形容为“居大不易”的台北,能够以相对较低的价格拥有住宅,也被网民抨击是“独厚特定群体”,认为这些退伍军人既享有终身俸(领一辈子的退休金),又能低价取得住宅,是“不公平、非正义”。

但是几个住在改建眷村住宅的老人家告诉BBC中文网,他们当年退伍,领取的退休金很少,政府以财政困难为理由希望他们每个月分次领终身俸,而不是一次领完退休金,所以才会出现有早年退伍的军人根本无法负担配售住宅自备的款项。

而且当年眷村所在位置算是“荒郊野外”,后来随着城市发展,成了重划区,如今才会让改建的眷村如此令人关注。

他们无奈的说,“抗战的时候被日本人打、国共内战的时候被共产党打,到老了,还被老百姓打”,而政府却没人帮他们说话,“让我们变得好象是既得利益者”。

他们的孩子则说,以前眷村的美好,都已经成追忆,“回不来了”,不过就是“希望平安过日子”。

一个希望照顾退伍军人的政策,在实施了大约二十年之后,又在政坛掀起千层浪,落得两头不讨好,但是目前却没有听说有检讨这项政策的计划。

眷村的住户,从竹篱笆升级到了“豪宅”,但是他们的苦恼似乎也跟着升级了。

(责编: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