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我在南中国海的一块岛礁上遇到这样一件事,让我感到震惊和困惑。

有人告诉我,在南沙群岛中一群由菲律宾实际控制的岛礁周边,中国渔民故意破坏珊瑚礁。我可不太相信。

在巴拉望岛上,某位菲律宾市长跟我说:“他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在干这事。”

“我觉得那是故意的。就好象他们透过破坏珊瑚礁来惩罚我们。”

我本来没当这一回事。我以为这只是一位政界人物的反华气话。他希望把一切事情归咎于那位他讨厌的邻居——这位邻居声称整个南中国海都是他自己的。

但是,随着我们搭乘的小飞机朝向那菲律宾控制的中业岛(菲律宾称派格阿萨岛;Pagasa Island)徐徐下降,我探头往窗外望,亲眼目睹了。至少十几艘船在旁边的珊瑚礁抛锚,砂石不断在它们后方排出,绵延不绝。

Image caption 渔船尾部流出缕缕流沙。

我跟摄像师秋叶次郎说:“你看!这就是市长说的事。那是在采珊瑚!”

即便如此,对于接下来我们从水里找到的那些东西,我还是没有做好思想准备。

一位菲律宾船家把他的小艇开到中国捕捞船之间。

他们把船串成一排,停在珊瑚礁上,把发动机马力全开。燃烧柴油所得来的黑烟充斥在空气当中。

我问船家:“他们都在干什么?”

他说:“他们在用螺旋桨来把珊瑚打碎。”

我还是半信半疑。唯一能看个明白的方法就是跳进水里。

水里面很浑浊,充满泥尘。我只能离远认出一叶钢制的螺旋桨在长长的船体后边旋转着,但实在不可能讲清楚这到底是怎样把珊瑚礁毁掉。

不过,结果却是很明白的。彻底摧残。

这里曾经是个很富饶的生态系统。如今,海床被厚厚的碎块覆盖着,上百万块打得碎碎的珊瑚残骸,颜色惨白,就像骨头一样。

我继续往前游,四面八方都遭到破坏,一堆又一堆死白的珊瑚枝条,绵延几百米。这看来很荒谬。无论是渔民还是偷猎者,哪会有人要这样把整个珊瑚礁系统摧毁?

然后,在我的下方,我察觉有两位带着面罩的猎人。他们拖着长长的氧气喉管下来,在猛力拔着一些沉甸甸的东西。

他们几经艰苦把那些东西沿着充满海砂的陡峭海床往水面上爬,留下一串又一串的气泡。我看到了他们到底拿着什么东西——一只巨大的贝壳类生物,直径起码有1米。

他们把那东西扔到小艇旁边的一个堆上,旁边还躺着三只战利品。像这样的螃估计得有100岁。我后来在拍卖网站发现,一对的售价达到1000至2000美元。

我们把小船开到另一群更大的渔船之间。它们抛锚的位置就在珊瑚礁外。这些可是珊瑚礁上那些捕猎小艇的“母船”,我看到上面堆着几百只这样的螃。

舰艉上写着两只大字——潭门。

我听过潭门这个地方。那是中国海南岛上的一个渔港。

  • 新闻焦点:南海主权争议岛礁
  • 特写:南海争议——保育海洋的重大障碍

2014年5月,一艘来自潭门的渔船被菲律宾警方扣押。渔船是在靠近菲律宾的半月礁被抓,警方在船上发现500只玳瑁,它们多半已经死掉。

玳瑁是一种濒危的海龟,受《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保护。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一家菲律宾法院把九名来自中国的偷猎者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北京怒不可遏,外交部要求马上放人,并指责菲律宾“在中国南沙群岛海域非法抓扣中国渔船渔民并作出所谓‘司法判决’,严重侵犯了中国主权和管辖权”。

这不能证明中国在袒护偷猎者,但北京也不见得采取了任何行动去阻止他们。这些偷猎者面对着我们的镜头,毫无惧色。

回到中业岛,一位菲律宾海军陆战队士官跟我说,这样的破坏珊瑚礁行为已经持续了至少两年,日夜不歇。

我说:“你们不都有武装的吗?为什么你们不跳上快艇去赶走他们?或者说逮捕他们?”

他说:“那太危险了。我们可不想跟中国海军枪战。”

我还是难以明白为什么这些中国渔民,都在这里捕鱼这么多年了,为什么现在要反过来把珊瑚礁破坏呢?

大概贪婪就是答案。如今在富饶的中国,偷猎、贩卖濒危物种能赚的钱,可比打渔要多很多。

还有一个更让人悲伤的事实。

无论珊瑚礁给破坏得多么不堪,都比不上中国在附近的填海造岛工程对环境的破坏大。

中国最新建成的是美济礁。这块人工岛礁长9公里,换言之,整整9公里的珊瑚礁从此被埋在上百万吨砂石之下。

移动滑杆,查看美济礁的变化:

09/2015

01/2012

CSIS 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 DigitalGlobe

(编译/责编:叶靖斯)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