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吕秀莲接受BBC中文专访,批评台湾总统蔡英文嘴上讲民主,对付党内的人却很不民主,很霸道。

“台湾民主是踩着多少人过来的?民进党是在挥霍我们当年努力的结果。”因美丽岛事件而身陷囹圄,出狱后积极投入政治,在体制内碰碰撞撞一路走来的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谈及台湾引以为傲的自由民主,字句中充满无奈。

顶着哈佛硕士高学历的吕秀莲,经历台湾社会从威权走向开明,封闭至自由的民主进程,参与了美丽岛事件这个台湾历史中的重要篇章,40年后的今天,她奋力一搏台湾总统大位,却如昙花一现,最后以失败告终。

吕秀莲曾以独立参选人加入总统竞选,却因未能完成连署而在11月2日宣布退出选举。在筹备参选总统期间,吕秀莲接受BBC中文专访,畅谈她对台湾民主社会及政治的观察,并非如外界预期的骄傲与感动,而是充满失望与无奈。

“台湾变得不民主”

面对BBC中文的镜头,吕秀莲有备而来,一身洋装,说起话来铿锵有力。从访问题纲、妆容、甚至连坐姿都一遍遍审视。 

美丽岛事件发生至今40年,对吕秀莲而言却宛如昨日,她回忆当年在高雄街头站在卡车上对千人演讲,讲到一半突然看到强光照射,“那是一排镇暴车,是台湾街头第一次出现镇暴车”。

她说:“镇暴人员对民众开始喷催泪瓦斯,我的感受是恐龙(怪兽)出现了,是种无以形容的紧张,群众看到也很惊吓。”

“当时,许多民众拔起栏杆、或捡拾砖块,往镇暴车丢。”吕秀莲描述当年场景,历历在目,宛如重述历史课本的某个章节,亲身经历,这段景象深烙在她脑中。

美丽岛事件(或称高雄事件)。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党外运动人士,于12月10日组织群众进行游行及演讲,争取国民党控制的台湾实现民主与自由,终结党禁和戒严。是1979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时发生于台湾高雄市的一场重大冲突事件。事后,大批党外人士被捕,并接受军事审判。此事件对台湾往后的政局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台湾民众于美丽岛事件后开始关心台湾政治。推动了台湾结束一党专制走向民主。

美丽岛事件在台湾民主发展上具有历史意义,许多中国大陆许多民运人士,对美丽岛事件有个怀有敬畏之情,访谈中当吕秀莲得知此事时,嘴角不自觉上扬,更拉拉衣领,自信地的坐挺后,侃侃而谈对抗威权,争取民主的心路历程。

图片版权 Peace and Neutrality for Taiwan Alliance Image caption 吕秀莲在美丽岛事件被捕,此为她被警方带往法庭的照片。

回顾美丽岛事件,吕秀莲骄傲地认为,他们是推动历史的人,她说:“我们要组党,要挑战不公不义,要推翻戒严统治。”

若要为台湾历史标示座标,她称“台湾1.0是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是悲惨的;2.0是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是悲壮的,因为我们开始反抗;而2000年是台湾3.0,首次政党轮替。”她自信地说,除了二二八事件发生时她刚出生,其他两件事,她都扮演重要角色,骄傲之情,已溢言表。

吕秀莲向BBC中文表示,当年因为创办《美丽岛杂志》而受到国民党监视、跟踪,到后来举办游行集会而遭逮捕入狱,当时遭判有期徒刑12年,一路走来刻骨铭心,深刻体会到民主多么地得来不易。

吕说:“当时有一名计程车司机,因为听我演讲就被判两年徒刑,台湾民主是这样走过来。”

她说台湾民主进程,她与一帮人过去的努力,奠定台湾现今的民主政治,但40年后的今天,她却认为台湾社会在蔡英文的带领下,变得“不民主”。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美丽岛事件成为台湾不能忘记的一页。

吕认为蔡英文是玩弄政治,她举例,当大法官针对“同性婚姻”释宪已有成效,蔡英文就不应该再举办公投,因此“办公投是为了两边讨好”,满足支持同婚的人及反对者。

她说:“公投结果显示700多万人反对同婚后,却没有反对声音没有下功夫沟通,是“反民主,挥霍台湾的民主”。

2018年台湾针对同性婚姻举办公投,765万选民选择坚持婚姻只限定在一男一女,640万主张另立同婚专法,分别达到投票数的7成及6成。

吕秀莲说:“我提倡妇女运动、性别平等已经46年,蔡英文当总统后没讲过一句话,她觉得理所当然,我没话讲,但现在她却聚焦性别革命(指同性婚姻),不过却是颠覆式,没有照顾到广大的人。”语气中透露出未被蔡英文重视其推动女权运动的努力。

“台湾被两股力量撕裂”

对于台湾的政治人物,吕秀莲既失望又无奈。她认为,台湾一直被统独、蓝绿两股力量撕裂,致社会对立,吕秀莲认为,现在支持度最高的两名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和蔡英文都在比赛谁先让台湾“亡国”。

她气愤地说:“领导国家的人,却一天到晚在讲我会亡国、你会亡国,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她因此提出“台湾4.0”的概念,并对BBC中文说:“为国家找出路,这是历代总统该做的事情,他们却回避且加深裂痕。”

吕对自己规划的台湾未来很有信心。她说,要将台湾带向4.0,也就是“和平中立”,把台湾打造成一个“中立国”。

她并解释,蔡英文立场太亲向美国、而韩国瑜则与中国太近,因此她主张亲中也亲美,她认为国际情势变化多端,选边站很危险。

图片版权 Kaohsiung City Government Image caption 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曾表示,台湾人民当前的亡国感,是蔡英文惹事生非出来的产物。

蔡英文对中国态度强硬,多次明确反对中国提出的“一国两制”,展现“反中拒统”的强硬姿态。而韩国瑜则因为访问香港、澳门时到中联办,带给外界亲中形象,两人目前都未对台湾未来的定位做出明确表示,蔡英文曾在台湾国庆说“中华民国台湾”是社会最大共识。

吕秀莲认为,民进党的支持者都很爱台湾,但无条件爱台湾是种“盲爱”。她表示,国民党过去会以“反共”,来博取支持,现在民进党则用香港当例子,以“抗中”,也就是抵抗中国来吸引选票,而很多人听到抗中国、爱台湾,就会支持民进党。

因为香港的“反送中”示威,台湾人看到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受到中国统治下的样貌,使台湾社会弥漫反中、恐中的情绪。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吕秀莲细数决定连署参选台湾总统后的心路历程。

她说,蔡英文正在打的“抗中”牌,这就像过去国民党的“反共”。她并质疑:“以‘抗中不支持我,能支持谁’的方式来吸引选民”是真的民主吗?她语气激昂地补充说道,台湾很多人都被民进党“绑架了”。

所谓的“抗中”,其中之一是蔡英文正力推的“中共代理人”法案,被外界解读为是民进党“抗中拒统”的实质法律工具。

吕秀莲对BBC中文说:“当我们为民主奋斗时,蔡英文还在国民党,她嘴上讲民主,对付党内的人却很不民主,很霸道!”

蔡英文从未加入国民党,不过1999年至2000年间,台湾前总统李登辉曾聘请当时无党籍的蔡英文兼任总统府国家安全会议谘询委员,及出任国家统一委员会研究委员,是国民党的重要幕僚之一。 

吕质疑政府暗中刁难她参选,像是不许被连署人在连署书上注记回收地址等等,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则一一澄清,称连署方式均有相关法规具体规定,并无指控情事。

吕秀莲说:“民进党原本是很民主的,党内可以互相批评,但现在大家不能反对她,若反对,背后会有很多压力。”台湾媒体曾评论吕秀莲坦率敢言的个性,常讲出刺耳的话,使她在党内人缘不佳,“但她的坦率敢言,在尔虞我诈的政界中也有可贵之处。”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台湾总统蔡英文曾是国民党的重要幕僚之一。

吕抨击蔡英文的语气句句强硬,跌宕的一生也让她担得起这些话,吕秀莲是民进党创党元老,加上学历、经历也毫不逊色,除了是当年台湾大学法研所榜首,还拥有美国哈佛硕士,因参与党外运动而遭捕入狱,在担任副总统前也当过地方首长。

香港示威如“美丽岛事件”翻版

一位是台湾女性副总统,另一位则是台湾首位女总统,两人皆是华人女权界的指标性人物,又同是民进党员。为何吕秀莲理论批评地如此强硬,一点情面都不给?

当BBC中文提出这问题时,吕秀莲急着辩护,强调这并非“性别之争”。并说:“既然掌有权利,我就以你的职位来论断你。我从来不会讨论你是女人或穿着,重点是要把事情做对,做好,问题是她并没有做到。”

同样也是女人当家,与台湾一海之隔的香港,行政首长林郑月娥提出的《逃犯条例》修订引发“反送中”示威,吕秀莲也非常关注。

  • 香港反逃犯条例大游行:台湾人的警醒与沉默
  • 全球“反极权”大游行声援香港,何韵诗台湾遭泼漆

她向BBC中文说:“看着香港的示威,我有时还会掉眼泪。”她表示,很多年轻人都喊说“今日香港是明日台湾”但她认为并不对。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示威浪潮持续半年

她说:“今日的香港就是昨日的台湾,我们已经走过这些辛苦,让你们(台湾年青人)享受,你们都不知道,我一定要跟你们教育这一段。” 吕秀莲认为,香港示威是在上演“香港式的美丽岛事件”。因当时也是逮捕上千人,而香港也是。

“他们遭捕后如何被对待,必须关注,尤其是女性最容易,最容易受到性侵害。” 她并说,早期港警比较温和有节制,现在不理性,大胆猜测怀疑是中国的武警换装进入香港,因为香港人应该不容易下手。

不过该说法早前曾遭香港警方驳斥。香港政府10月10日发布声明称,网上谣言指有解放军或内地执法人员混入警方当中执法,政府严正声明绝无此事。

参选总统挫败

吕秀莲在约一个小时的访谈中畅所欲言,不仅向BBC中文道出台湾的过去与未来,也谈了决定参选总统后的心路历程,对蔡、韩的失望及对现今台湾民主的无奈,表露无遗。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寻求总统选举连署的吕秀莲11月2日宣布退出总统选举

吕表示,她读很多书,头脑很清楚,面对外界对她年龄上的质疑,特别强调一直在动脑,“演讲也不需看稿子”。她说:“让愿意听的人听进去,是我的价值,我讲的话能打入民心,我就安慰了!” 政坛老将尝试跳脱传统政党,以独立参选人加入总统竞选,却因未能完成连署而在11月2日宣布退出选举。

吕秀莲在台湾总统选举期间成了“昙花一现”,因为未达到法定连署门槛28万,最后以失败告终。吕秀莲在退出选举记者会上,称当权者高喊民主,“却公然摧残民主,而媒体自甘堕落,应受国人公谴”。

尽管想角逐总统大位的梦没有达成,但想为台湾未来发展尽力的心仍深埋心中,从各方面看来,这颗名贵宝石“祖母绿”在短时间内不会轻易退出台湾政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