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 CHEN JIN LING Image caption 陈金铃(图)自小到大在台湾长大,她的妈妈来自越南胡志明市。

据台湾官方统计,台湾有近100万的“新住民”(即新移民)和新住民子女。2019年底,从中国大陆、越南等地移民台湾的新住民接近54万人,90%以上为女性,并孕育约40万名后代。新住民总数已占台湾总人口3%以上。

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统计资料显示,从原属国籍划分来看,截至2018年9月底,来自中国大陆和港澳的新移民人口数最多,占全体新移民的66%;其次为越南,占19%;之后分别为印尼5%,菲律宾和泰国各2%。

台湾内政部次长花敬群之前对台湾媒体表示,移民已经是台湾国力非常重要一环。但是,这一波新住民在台湾只有近30年的历史,在台湾社会及政坛一直屈于弱势,直到前几年台湾才有了首位新住民立法委员林丽蝉,她来自柬埔寨金边。

不过,随着新住民子女(新住民二代)也逐渐长大成人开始参与台湾选举及政治,他们的政治意识也开始萌芽。

BBC中文访问两位来自“越南妈妈、台湾爸爸”的“新住民二代”女性,她们都将于2020年投下人生中第一张台湾总统大选选票。他们在台湾与越南的经验,她们对于两岸关系以及个人的政治认同,有哪些看法?

  • 台湾小学多语教学引发对英语教育冲击的担心
  • 台湾来鸿:外籍劳工在台湾的悲歌
  • 台湾大选2020:“外省人”投国民党是否已成历史
  • 台湾“双语国家政策”与国际化移民岛之梦
身份认同与国家认同

今年21岁的陈金铃,1997年在台中出生,她的母亲来自越南胡志明市。90年代中期,陈金铃的父亲去越南探望台商亲人时,与她的母亲相恋成婚。

陈金铃说,自小到大在台湾长大,虽然妈妈跟她说中文,但一直跟越南亲戚有联络,小时候大概两年会回去越南一次跟同龄的表姊妹玩在一块,所以越南话还算流利。

陈金铃告诉BBC中文,她从小到大成长顺利,高中毕业后考上台湾大学政治系,并没有特别感到歧视,“因为我觉得自己在台湾长大,跟其他同学没什么不同,反而妈妈有提到,当年移民台湾的时候,因为语言以及文化的不同,一开始比较辛苦。”

上大学后,陈金铃开始观察到台湾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在台湾社会开始注重“新住民”议题之后,她自己的越南认同更加强烈。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台湾大选:从156年老宅主人到年轻一代的身份认同

“很多我们这一代的新住民小孩,家里其实打压我们学习妈妈那边的母语,会讲妈妈母语的很少,因此现在政府在小学就开始推广母语教育,我认为十分重要。”

至于这次台湾总统大选,陈金铃告诉BBC中文,她观察到两大党都没有以新住民政策为选举主轴,但是韩国瑜之前提到要将新住民母语课程(在学校教新住民语言)自学校课程拿掉的说法令她不满。相对来说,陈金铃肯定台湾移民署对于新住民文化以及母语的推广。

对于国家认同,陈金铃说她接受自己是台湾人以及越南人,“不会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她说。

至于两岸统一的话,“我自己完全不接受,除非有个可能性,就是中国民主化,才谈到统一。”

“我很喜欢越南的生活步调,也认为越南的经济发展会很好,我规划以后回越南发展。”陈金铃补充。

政治争议的影响

同样就读大学的小如,也是来自“越南妈妈、台湾爸爸”的新住民家庭。

不同的是,小如是在越南出生长大,说得一口流利越南语,直到高中毕业后才只身回台湾念大学,父母都还在胡志明市居住。

“因为爸爸当初到越南工作,与房东的女儿,也就是我妈妈相恋、结婚。”小如笑着说。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台湾2019年8月将在国民教育导入东南亚语言。

小如告诉记者她在胡志明市念的是台商学校,学校教学上反而强调台湾意识。

但是,台湾与中国大陆的政治争议也延伸到越南。

“我记得有一年,我还在越南读书的时候,有一年书商从台湾寄来学校的教科书,地理课本上面提到台湾或中华民国与中国分属不同政府,那几页就竟然被越南海关撕掉。”小如笑着说。

回台湾后,她也开始观察到台湾社会的种族歧视或者“物化”东南亚新住民的情况——“譬如台北市长就会说‘进口’东南亚人来台湾,”她说。

小如跟陈金铃想法类似,觉得自己“要么是台湾人,要么是越南人,而非中国人”。但是,她强调她并不讨厌中国,而是中国政府的专制统治让她不满。

“我也去过中国玩,我觉得蛮不错的,尤其中国的文化底蕴还是很深,所以我不讨厌中国,而是讨厌中共或中共的统治手段。”小如解释。

尽管同样都是专制政府,比较越南与中国,小如说她觉得越南政府的控制手段没有中国来得令她害怕。

“越南也开始会有一些禁止脸书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觉得中国的手段比较可怕。尤其是香港事件唤起台湾年轻人对中国手段的关注。”

“中国政府现在给我的感觉是它说一,你就不准说二,但是越南政府是他说一,你还可以说一点五;越南的言论空间比较大。”她补充。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小如说香港事件唤起台湾年轻人对中国手段的关注。

无论立场如何,台湾新住民二代,许多人已经开始年满20岁,具有总统以及立法委员选举的投票权。他们在台湾生长的经验都会影响他们的政治认同,另一方面他们也开始参与甚至影响台湾政治。

2020年台湾新住民党在台中成立,该党筹备人麦玉珍对台媒表示,“新住民认同台湾。从来到台湾第一天起,就认为自己与下一代都是‘正港’(纯正的意思)的台湾人,早已落地生根;看到许多新住民仍然辛苦地谋生,遭受非尊严的对待,”因而成立政党为新住民争取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