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 EPA

微软在中国所做的研发,比美国以外任何地方都多。但是,随着中美关系在贸易和网络安全等问题上持续恶化,微软与中国间长达数十年的关系正在受到严密审查。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向BBC表示,尽管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但是退出中国,损失的东西还是要比解决的问题多。

“许多人工智能研究都是公开进行的,整个世界都将从这些公开的知识中获益。”

“对我来说,这一点从文艺复兴和科学革命以来都是如此。因此我认为,设置障碍很可能在实际上伤害多于提升,无论在哪里。”

  • 中国警察戴上人脸识别墨镜 已抓七名逃犯
  • 人工智能AI的前世今生:神话、科幻和现实
  • 中美角力新战线:从华为5G到超级计算机零部件禁运

微软在中国的第一个办事处由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Bill Gates)于1992年开设。主要位于北京,聘用超过200名科学家,并有超过300多名访问学者和学生。目前,它正在招聘机器学习等领域的研究人员。

据《金融时报》 4月报道,微软的研究人员正在与中国国防科技大学的团队合作,从事人工智能项目,一些外部观察者警告,这些项目可能被用作压迫手段。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向媒体表示,“美国公司需要明白,在中国开展业务会带来巨大且不断加深的风险。”

他补充说,“除了可能被中共以间谍活动为由打压外,美国公司也可能暴露在助长中共的人权暴行的风险之中。”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去年初,中国郑州的铁路警方率先使用一款警务眼睛,该眼镜与警方数据库相连,可进行面部比对。 当技术成为武器

纳德拉承认存在这种风险。

“我们明白任何技术都可以成为工具或武器。”他向BBC表示。

“问题是,你如何确保这些武器不被制造出来?我认为有多种机制。首先,作为创造者,我们应该从设计一套道德原则开始,确保我们所创造的人工智能是公平的、安全的、私密的和没有偏见的。”

纳德拉称,他感觉微软有足够的控制权,来决定如何使用那些有争议的新兴技术。他还表示,由于技术上的不可行性或者出于道德考量,微软曾经拒绝过中国及其他国家对一些项目的要求。

“我们的确可以控制谁来使用我们的技术。我们也有原则。不只是如何创造技术,还有人们如何使用它,我们通过使用条款来控制。而且我们还在不断完善使用条款。”

“我们也认识到,无论是在美国,在中国,还是在英国,都会对自己接受或者不接受的东西进行立法,我们也都将遵守。”

图片版权 MEHAU KULYK/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人工智能学科的奠基石之一是1940年代美国神经科学家和逻辑学家联合提出的神经元数学模型

保尔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的马特·希恩(Matt Sheehan)研究了加利福尼亚的技术领域与中国经济之间的关系。他说,微软的努力,特别是其北京办事处,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它极大地推动了该领域的发展,并帮助美国和欧洲最好的AI研究实验室进一步发展。”

“但是同样的进步也进入了计算机视觉领域,这是中国监视设备的关键技术。”

他还特地引用了一篇论文,强调与中国合作以及在中国工作的复杂性。《图像识别中的深度残差学习》(Deep Residual Learning for Image Recognition)于2016年发布,由微软的四位中国研究人员撰写。

根据谷歌学术搜索的论文索引,这篇论文在2014-2018年间被引用超过25256次,比其他任何研究领域的任何论文都要多。

“论文的主要作者现在为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美国科技公司工作。”希恩根据“脸书”上的发现称。

“另外两位在一家中国公司工作,这家公司涉及与监控有关的业务。最后一位作者试图在中国制造自动驾驶汽车。”

“所有这些应该让我们怎么想呢?老实说,这让我挠头和疑惑,我认为其他人也应该为此挠头和疑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中国的人脸识别监控系统有多厉害?